牵 挂 母 亲

编辑发布:网站讯息编辑部 ??时间: 2019-05-15?【字体:

□桑胜文

  父亲2012年春天去世下,母亲单个人在山东老家农村生活。七年多来,母亲是我一直放心不下的牵挂。

 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特别思念远方的母亲,并时常想起昔时的往事。

  母亲身高不到一米六,二十三岁嫁到吾们家,先下生了我和两个弟弟一个妹妹。

  我17岁当兵离开家乡,14年下转业到铁路正式动土集团work。两个弟弟在20接连许多年上外出打工,下在千里之外的都市转了合同工,上几年又买了房子。妹妹在离老家60公里外的泰安市居住,由于做生意忙,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。我和弟弟妹妹都想让母亲出来,跟着吾们一块轮流居住生活,可母亲就是不答应。

  母亲对我说:“我住城里不习惯,说话别人听不懂,哪里也不想去。我一走,您和您弟弟房子里的东西被偷了怎么办?分给您的这座老房子长时间没人住就塌了,亲戚邻居们的红白喜事谁来应酬?这个家不就完了吗?!”

  我知道,母亲的内心也很矛盾,她怕寂寞,很愿意和自己的儿子、孙子们一起生活,但又担心家里没有人,亲戚邻居们的红白喜事没人管,还担心与儿媳妇们生活时间长了,婆媳之间有矛盾,觉得自己能自理,还不如单个人在老家住好。

  母亲本年79周岁了,患有高血压,心脏也不太好,我和弟弟妹妹很担心她生病或有什么不测,但由于各自work的原因又不能常回去陪伴,平时只有靠打电话来缓解对母亲的牵挂。

  我和两个弟弟有个约定:每年的过年、母亲过生日,清明节和农历十月初一这两个烧纸祭奠先人的日子,兄弟三人轮流回去看望母亲,但若无其他特殊环境,就依次排班回家。

  父亲在世的时候,觉得父母能竞相照顾,我比较放心,以是一两个星期才往家打一次电话。可自从父亲去世下,我对母亲的牵挂与日俱增,上几年,险些每天我都打一个电话。

  “嘀铃铃……嘀铃铃……”是我给母亲打电话。

  母亲的手机一直在响,可就是没有人接。半个钟点下,我再拨打一次,灰子 敲挥腥私印U馐保业男囊幌伦犹岬搅松ぷ友郏院@锫砩仙料殖龈髦植幌榈脑じ小D盖追悄芄幻淮只巧×耍炕易于 怯惺裁床徊猓浚

  我越往坏处想,越感觉到事态的严重,急得心急火燎。易于 ,我马上给弟弟或妹妹打电话,问他们昨天晚上是否给母亲打过电话。如果说没有打,我就会把电话打到隔壁的邻居家,问母亲身体怎么样。直到得知母亲平安无事,我才放下心来。

  像这样的环境,七年多来,不知遇到了多少回。下来,因为work忙的原因,我三四天才给母亲打一次电话。

  去年初,我在一porject处理突发事件,忙得约有半个月没给母亲打电话,母亲反倒牵挂起我来了。二弟给她打电话时,母亲让二弟给我打电话询问环境,听说我一切都安好下,母亲才放下心来。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!

 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母亲彻闼很多苦,受了不少累,特别是我钟点候丢钱的事情,让我至今历历在目。我六岁时,母亲生下了妹妹,外公拿了20个鸡蛋看望母亲。一天,母亲把我叫到床头,把舍不得吃省下的10个鸡蛋用手绢包好,让我到公社收购站找三姑父卖了,好买点其他用品。

  当时母亲生了妹妹还没有满月,以是不能出门自己去卖鸡蛋。公社收购站就在吾们村庄,当时我三姑父是收购站的work人员。我把10个鸡蛋小心翼翼地拿到收购站,姑父收好鸡蛋、把钱用手绢包好,并嘱咐我要拿好。

  当时,我也不记得一个鸡蛋是五分钱灰子 上朔智患堑糜幸幻⒘矫拿薄N沂掷镞虐徘氖志钔易撸叩桨肼飞希吹接幸蝗喝顺臣艿沧×巳ヂ罚揖驼驹谝槐呖础2恢硕嗑茫也趴赐瓿臣艿幕氐郊摇@吹侥盖鬃〉目吞盖滋稍诖采希饰衣艏Φ暗那谀睦铮课乙簧焓稚笛哿耍绞挚湛盏模恢裁词焙蚨恕D盖孜柿宋疑舷戮诵牡卮罂蘖似鹄础V婪复淼奈遥哺拍盖滓黄鹂蕖O吕矗谀棠痰娜八迪拢盖缀臀也胖棺×丝奚

  Now想起此事,我仍不能释怀。彼时,10个鸡蛋虽然卖了不到一圆钱,可在那个物资匮乏、缺油少盐的年代,从母亲嘴里省下的这10个鸡蛋钱,能顶一名社员干10天的工分钱。

  瘦弱的母亲不单每天洗衣做饭干家务,还经常和父亲一起下地干农活。记得是1980年,我初中快毕业中考上,学校放假让学生们自己在家复习。那年正赶上大旱,父母亲每天从早到晚挑水下地栽种红薯。

  我看到父母很辛苦,就想帮父母干活,母亲说什么也不同意。她说,我和您爹没底蕴,只能种一辈子地,您们兄妹几个只有好好读书进修,将来才会有出息!

  母亲和父亲一样下地干活,每天中午或傍晚收工回到家,父亲坐在椅子上抽烟喝茶,母亲却忙着烧水做饭。

  记得钟点候,家里来了客人,父亲买回来酒菜,母亲做好菜让我端到堂屋四方桌上,由爷爷奶奶和父亲陪客人吃饭,母亲却从不上桌,如果有剩菜,就先让弟弟妹妹们吃,末了弟弟妹妹吃完剩菜了,母亲就倒点剩下的菜汤吃饭,从来没有一句怨言。

  母亲是平凡的,又是伟大的。她勤劳一生,把全部的爱都奉献给了4个子女和这个家。我觉得,做儿女的再孝顺,也回报不了母亲给予孩子的十分之一!

  每当想起母亲对我的爱和付出,我越感到愧疚。本年清明节,我趁着放假又休了五天假,和妻子在老家陪母亲住了八天。每天晚上,我给母亲端洗脚水。我想给母亲洗脚,母亲怎么也不让,她说自己能洗。一天晚上,我看到母亲拿着大剪刀想剪手指甲。我赶紧拿出指甲刀,给母亲剪了一次指甲。返回武汉的上一天,我和妻子把母亲院子里的菜地翻了一遍,母亲高兴地合不拢嘴。当我和妻子拿着行李要赶火车时,母亲嘴里念叨着说:“家里又空了!”

  离开家门口,当我看到站在大门口为我送行的母亲,头发已花白,腰背又比去年驼了不少。我的眼睛湿润了,心中想起了《烛光里的妈妈》那首歌:噢妈妈,烛光里的妈妈,您的黑发泛起了霜花!您的腰身倦得不再挺拔;您的眼睛为何失去了光华……

  妈妈呀,您太孤独太寂寞了,是儿子不孝,不能长时间留在您身边陪伴。愿您老人家能够康泰长寿,等再过几年我内退下,一定会陪伴您到老!


作者:湖北武汉 城轨集团官网机关


太阳集团tyc tyc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