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雨桂香黄叶飘

编辑发布:网站资讯编辑部 ??时间: 2019-11-13?【字体:

徐泽军

  今年的中秋节在9月13日,是近些年最早的一个中秋节。那几天,我所在的城市气温都在30度上下,也是这些年最热的一个中秋节了。大家这里进入9月,天空就变得多云,阴天也多了起来。这么多年的每个中秋节晚上,记忆里好像就没有看见过当晚的月亮。今年的节日晚上也是如此,又是一个多云的天空,仍然看不见月亮。第二天更是下起了入秋以来最猛的雨,这一下就持续了一个星期,对面山上,白色云雾在山腰和山顶间飘浮着,山上原本浓绿的树林在阴雨天里也变得有些灰暗。

  雨终于停了。早上来到小区院子后边的小山顶,沿着靠院墙的水泥路散步。这小山顶上平整出了三个蓝球场大的平地,供人们平时锻炼、休憩。山顶上种了树和草,山坡上原始生长的树木也很多,整个小山上树草茂密。

  水泥路与院墙之间是草坪。长长的结着麦穗样的野草混在种植草里。一群麻雀突然从草丛里扑棱棱飞起,一排整齐落在3米高的红墙顶上。它们都看着我,随着我慢慢的走过去,它们的头也跟着转动,就像是一群仪仗队员向我行注目礼。等我稍微走远一点,它们又飞回原来草丛,继续啄食那些像是野麦子的草穗里的食粒。

  草丛里有排列整齐的白色小花,显然是专门种植出来的。花名不知道,花形像郁金香,但尺寸只有其一半大小。

  几声 “吱—吱—吱”的蝉鸣声在树木间时有时无地响着,这是仅剩的几只最后的绝唱了。每当听到这知了声,脑海就常常会想起我中学时语文课本里的法国生物学家法布尔《蝉》课文里的一句话:“3年地下的生活,3个月阳光下的欢乐”。想到这里,这蝉声就似乎不那么难听了。对这一句话我现在还有新的疑问了:地上3个月时间他能观察到,但蝉要在地下待3年时间,不知法布尔是怎么观察出来的?他并没有在课文里说出依据。

  草坪里间隔两三米排列的有一种叫上不名的小树。胳膊般粗的树干,树皮光滑,泛着微红色。枝头上此时正开着紫色的小花。围墙内外洽好有两棵高大的栾树,它们特有的三棱盒样的花正在盛开,颜色有点像淡紫红,又有点像深粉红,一团团,一片片,红在半空中。

  秋天,有许多花都在盛开,并不亚于春天花开的盛景。

  墙内栾树旁边有几棵同样高的树,不知其名,也在开着细小的黄花,很像桂花,但可惜无香味,数量多而密。这些满树盛开的小黄花一开就不停地往地下落去,积起了一层花地毯。这种树花无味,落得又快,想必就很少人去关注和知道其名了。这小山丘上的栾树、这无名树等几种树都是生长在斜坡上,属于自然原生的。山丘顶上整齐间隔的樟树、桂树等,则是当时平整、建设山顶时移植过来的。

  樟树的一些叶子变成了红色,有的落在了树下,这是它自己的新陈代谢。同时它也结出了无数黄豆粒大小的小绿果,有的已经变成了紫黑色。这个季节人们最赞美也最吸引人的桂树花正在盛开,是入秋里唯一的也许是一年里最后的香花了。人还没走近跟前,几米外就已闻到其沁人心脾的香味。人们喜爱留恋这桂花香,所以除了这小山顶上,大院里的其它地方也是特意移种了许多桂花树。每到此时,这独有的花香就弥漫了整个大院,让这里的住户们得以怡然安神,不知减轻化解了多少烦躁焦虑!

  进入十月,粗大的梧桐树叶子更多地变黄了,树下也有了落叶。它们是这里秋天最早叶黄落尽的树木,也是大家这座城市发展早期很多街道的行道树。在十月末的深秋时节,当开车或坐车行进在一条这样的街道时,从远及近,两边排列的高大的梧桐树,大部分叶子都已变黄,在柔和的日光下摇曳缤纷。阔大的叶子纷纷脱落,在地上和空中飞舞。在这样流动的金黄秋色里,你内心欣喜此景的美,也感到岁月如落叶流逝的行色匆匆,夹杂着淡淡的失落和离愁。

    这就是秋天,让你在快乐中又有一些怅然若失。


编辑:湖北省十堰市 三企业机关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